服务电话:133921763
当前位置: 主页 > 六和彩免费挂牌之全篇 > 正文

网络作家“烽火戏诸侯”:写作很孤独 但会一直

发表时间: 2019-08-25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浙江新闻原创新闻最新突发正文

  【摘要】2005年底开始,陈政华开始以笔名“烽火戏诸侯”在起点中文网、纵横中文网站发文,代表作有《极品公子》、《一世枭雄》、《陈二狗的妖孽人生》等,堪称网络文学界的“大神”,拥有超高的人气。80后的他享受着创作带来的收益,也体味着文学的寂寞和孤独。

  【编者按】这是一个青年才俊层出不穷的时代,年龄和经验不再是决定性的因素,这让有着旺盛生命力和创造力的青年们,更能脱颖而出。这些佼佼者们在各个领域中锐意进取,更早地“建功”或“立言”,成为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主角。

  他们引导着同时代的年轻人向高处迈进,以行动提领时代风范。他们鼓舞了年轻人,鼓舞了梦想,鼓舞了无数的“自我”。为此,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即日起将陆续介绍他们的事迹,并称呼他们为“青春领袖”。

  浙江在线日讯(浙江在线记者/虞飞编辑/沈正玺)刚刚度过自己的30岁生日的陈政华,在微博上写下一行文字:“烽火戏诸侯”这个笔名也是十周岁有余了。青春说走就走啊

  2005年底开始,陈政华开始以笔名“烽火戏诸侯”在起点中文网、纵横中文网站发文,代表作有《极品公子》、《一世枭雄》、《陈二狗的妖孽人生》等,堪称网络文学界的“大神”,拥有超高的人气。

  在现实世界里的“烽火戏诸侯”是个清瘦的眼镜男,1986年11月出生于杭州市淳安县。从小语文成绩就很好的他,作文经常拿满分,天天写些随笔。

  “我从小就喜欢看书,小时候看《史记》,一个翻译版一个古文版,虽然看不懂,但觉得有意思。”陈政华说,与文字结缘多少跟家庭和成长有点关系。他的第一份生日礼物就是一套《安徒生童话》,读高中的时候,外公送了他一套《神雕侠侣》。

  “高中时候一般家长都让孩子以学业为重,但是我外公给了我一套金庸的书。”陈政华说。

  2001年,他看了一部叫《紫川》的奇幻小说,“这应该算是网络文学的雏形。”陈政华说,受到《紫川》的启发,他开始写作。

  “当然,是纯粹因为爱好而写作。2005年开始在起点中文网发文,那时候还在读大二,通常是早上10点起床,浏览网页,每天写作4小时,然后大量阅读。”陈政华说自己能和网站签约很幸运,第一个月的稿费就拿了1万多元。

  “毕竟才念大二,无论是人生阅历、看问题的深度都远远不够,所以我只能靠不断阅读来充实自己。”陈政华表示,自己阅读速度比较快,三、四天可以读完一本书。“而写作必须以阅读量作为基础,创作的时候才能把握各个不同类型。我需要时时吸收养分,把自己掏空之后要再满上。”

  “八年多的码字生涯,写了有上千万字,网络写作从爱好变成了职业。”陈政华表示,在任何一个行业攀至顶峰,都要有常人无法想象的自制与勤奋,对他这行来说,需要坚持不断地阅读。

  “但是现在看不完那么多,只能看四、五十本。”陈政华说,当年大学期间因为热衷写作,导致很多科目不及格挂牌!最终肄业。

  “我很感谢大学辅导员,当时我家人让我去考公务员,认为铁饭碗好,是辅导员劝说我父母,家里人才最后同意我继续写作。”

  在近年的IP(知识产权)热潮中,一些网络文学改编的影视剧获得了极大成功,《盗墓笔记》、《花千骨》、《琅琊榜》的热播便是佐证。近期更盛传某部网络小说改编权飙到了1300万的天价,再次给业界的疯狂作了注解。

  2014年,陈政华以925万元的版税,位列第九届中国网络作家榜第12名。目前,他的三部作品版权已被买走,其中一部古典仙侠类小说,还没开始写就已被预订。

  在0和1的世界里,网络作家们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带动了文学、影视、游戏等一系列行业的繁盛。

  “但是网络写作从业者的压力也很大。”陈政华说,当时没有人认为网络文学是赚钱的行当。

  在他看来,自己已经属于非常幸运的作家了,很多网络写手都没法得到网站的签约,即便是签约作者,能真正赚到钱的也是凤毛麟角。

  “因为网络写作门槛低,大家都可以投稿,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新人冒出来,所以这行的淘汰率特别高,这才是最大的压力来源。”陈政华总结下来,作家一定要过硬的实力,要有一技之长,或者对某个领域特别了解,比如你写盗墓就必须做大量的研究,写得专业才能让人信服。

  “很多时候,你写着写着会突然拍案而起,说我就要写自己喜欢的小说,读者爱看不看!”然而陈政华在这个时候总能冷静下来。他表示网络写作是一种商业化行为,所以必然要有妥协,要面对市场随时转变。

  “如果就把自己框定在一种类型里,那总有一天会被淘汰,所以我经常在各种类型写作中跳来跳去,希望能突破思维定势,得到不同类型的读者认同。”

  陈政华透露,之前他和其他两位80后网络作者“天蚕土豆”、“梦入神机”是好友,三人同住一室,各自写作。

  “住在一起倒不是为了交流写作,而是闲聊多一点。因为写作的环境封闭,压力大,难免会感到寂寞、孤独,能跟朋友住在一起,大家随时聊聊天,可以避免情绪过于压抑,另外一点,聊天也可以打开眼界,寻求不同的视角。”

  “我的新房就在他们旁边,很近,平时写作我们还是经常一起。”陈政华说,写作是孤独的,但是在宏伟壮丽的文学世界里,他、他们会一直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