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电话:133921763
当前位置: 主页 > 六和彩免费挂牌之全篇 > 正文

马斯克烽火戏诸侯的闹剧

发表时间: 2019-09-10

  高手挂牌。一向肆无忌惮放飞自我的埃隆•马斯克,这次恐怕真的要为自己的任性付出代价了。

  北京时间9月28日,一份被披露的法庭诉讼文件显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将以涉嫌证券欺诈罪正式起诉特斯拉CEO马斯克,原因是他在8月7日曾发布的一条关于特斯拉私有化的推特中存在“虚假和误导性信息”,有操纵股价之嫌。

  消息一出,特斯拉盘后股价一度暴跌13.6%至277美元,达到两周以来的最低点。之前那条推特带来的股价涨幅,几乎全数回落。

  人们这才意识到,那个将股市和业界搅得风波不断的爆炸性消息,被怀疑可能只是斯克为博红颜一笑而开的玩笑。

  彭博社援引SEC执法部门联合主管史蒂文·贝金说法称,马斯克在推特上公布特斯拉计划私有化的消息,还在当天收盘价基础上溢价20%,然后凑了个整,捏造出了每股420美元的买回价格。因为这个数字恰好和4月20日的美国日相合,他觉得“女朋友应该会被它逗乐”。

  经常在网上大放厥词的马斯克大概没料到,一句话就让他遭遇了人生的滑铁卢。这场“烽火戏诸侯”式的闹剧,也许会让这位一路行走在风口浪尖的“钢铁侠”栽一个大跟头。

  那条让马斯克深陷困境的“致命推特”,是他8月7日在去机场的路上灵感爆发,随手发出的,“没跟董事会讨论过,没跟特斯拉管理团队商量过,也没给任何人看过”,就连每股420美元的价格都纯属信口开河。

  一石激起千层浪。消息一出,特斯拉股价应声而涨,迅速攀升10.99%,市值逼近650亿元。这意味着,那些常年做空特斯拉的华尔街资本家们瞬间损失数亿美元。措手不及的特斯拉董事会成员只好强压愤怒,匆忙拼凑了一份公开声明,试图平息这场风波。

  但外界很快就发现了事情不对劲。如此重大的消息,不经董事会决议,也没有跟SEC报备,就被马斯克轻轻松松地发到了网上,实在不寻常。第二天,SEC就迅速介入了调查。

  真相逐渐大白。人们瞠目结舌地发现,这个像模像样的“重大计划”只是马斯克随口一说。他特别强调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等机构正在进行相关的尽职调查,资金已有保障,其实只是在7月31日 跟“金主”见了一面,双方没有达成任何实质性承诺,距离所谓的“资金到位”还有十万八千里。

  16天后,8月25日,经历了舆论爆炸、股价动荡、SEC调查等一连串连锁反应,马斯克又毫无预兆地在特斯拉官网上发表公开信,宣布放弃私有化的计划。

  被“忽悠”得团团转的投资者,这才有精力关注这件事的女主角——马斯克的女友格莱姆斯。

  能让眼高于顶的马斯克费尽心思去取悦,格莱姆斯也不是一位没有故事的女同学。这位比马斯克小17岁的加拿大音乐制作人兼歌手,是个不折不扣的酷女孩。因为经常翘课去做专辑,她被加拿大顶级名校麦吉尔大学的脑神经专业开除。她有语言障碍,紧张时说话语速超快、口齿不清,还有阅读障碍、多动症和强迫症。她喜欢疯狂和另类,有粉丝夸她可爱,她压根儿就不买账。

  有意思的是,她号称有多重人格,本名叫克莱尔·布歇,格莱姆斯只是她的流行偶像人格。为了唱歌时拥有各种丰富的声线,她还特意“培养”自己的不同人格。为了实现自己的艺术理想,她一个人完成音乐创作,自演自导自剪MV,一个人画专辑封面,从头到尾拒绝别人插手。她还在录制MV之前“闭关”3周,9天不吃不睡来刺激灵感,疯狂和执著的程度简直称得上是女版马斯克。

  今年春天,马斯克和格莱姆斯因为一个普通人根本看不懂的AI烧脑笑话隔空结缘,迅速坠入热恋。美国《财富》杂志5月曾列出4条理由,称因为他们都是白手起家建立起自己的事业,都是各自领域的明星,都极其热爱科技和太空,都不怕失败,所以极其般配,是天作之合。情到浓时,马斯克提出要把克莱尔的名字改成小写斜体的“c”,也就是表示光速的符号。对方也欣喜地接受了这个提议,因为她曾经4次改名,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而且朋友们平时都称呼她“C”。

  这样一对契合的情侣,谈起恋爱却像小孩子过家家。8月特斯拉股价剧烈波动时,马斯克在推特上取关了格莱姆斯,疑似恋情告急。9月,SEC公开介入对特斯拉的调查时,他又重新关注了对方。

  不过,至少在目前,马斯克恐怕没有多余的时间精力去取悦女友了。由于SEC介入调查,更多马斯克的反对者也开始实名举报特斯拉材料失窃、监听员工、商业间谍行为等问题。9月初,美国司法部也对马斯克展开了刑事调查,这意味着他有可能锒铛入狱。

  而在SEC的指控中,如果马斯克被判有罪,他将被处以罚款,并对因这条推文受损的投资者作出补偿。罚款对这位亿万富豪来说可能不痛不痒,但SEC还提出明确诉求,责令马斯克辞去特斯拉CEO的职务,并永久禁止他在任何一家上市公司中担任高管或董事。科技行业分析师吉恩•蒙斯特告诉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他认为马斯克未来继续担任特斯拉CEO的可能性只有25%。

  哪怕面对再多的争议和攻击,马斯克也从来没有过放弃特斯拉CEO“宝座”的念头。

  他热爱聚光灯,渴望镜头和人们目光的聚焦,不愿与任何人分享功劳,获得荣耀会“像个糖果店里的孩子那样兴奋”。随着特斯拉的声誉日益显著,他身上的“极权主义”色彩越来越浓厚。

  创办于2003年的特斯拉,是马斯克最雄心勃勃的目标之一。2010年登陆纳斯达克后,发行价17美元的特斯拉股价一度飙升至约400美元,超过传统汽车巨头福特,几乎与通用持平。他致力于让传统汽车成为历史,却因量产交付能力不足和持续亏损被诟病,引起股东担忧。

  虽然只是加州的一家电动车制造商,但特斯拉长期以来被资本市场视为高科技公司,也被许多新能源汽车企业对标。而作为特斯拉的灵魂人物,马斯克本身又是企业界的“流量明星”,为这家公司带来了足够多的曝光度和话题性。

  英国路透社认为,如果失去马斯克,特斯拉将失去一位公开代言人或是指导者,这将给仍然在亏损的特斯拉公司带来巨大冲击。华尔街见闻则撰文指出,如果马斯克被踢出局,那么特斯拉市值可能被通用汽车超越,美股第一大市值汽车股位置可能不保。

  但人们还是后怕。马斯克的过度乐观和草率承诺,给公司留下了诸多隐患。员工的体力能力被挖掘到极致,公司被推向财务问题的深渊,整个特斯拉险些被拖垮。

  就因为他承诺在2017年底前生产20万辆Model 3,但直到今年6月底也只生产出了4.1万辆,特斯拉的量产交付能力才成为众矢之的。更糟糕的是,特斯拉已负债100亿美元,还被穆迪下调了信用评级。此外,媒体还发现他的情绪并不稳定,即使努力保持镇定,还是在采访中时哭时笑。

  当初许多投资人选择特斯拉,是在马斯克身上下赌注,因为他为了成功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但如今,他的强势和鲁莽开始引发担忧。

  事实上,即使没有SEC的介入,人们也已经开始质疑,马斯克是否真的适合担任特斯拉的管理者。

  这位特斯拉的缔造者在公司始终保持着高压专制的工作风格。他不接受批评,开会时其他人有不同意见,他会直接扬长而去。

  一位特斯拉员工告诉《华尔街日报》,马斯克渴望完美,对员工要求过高,稍不如意就炒人鱿鱼,“就好像只有他能实现其宏大的目标”,公司高管跟他不是一条心,让他备受孤立。为他工作的个人助理请求加薪,他让助理休假一段时间,他好评估对方有多重要。几周后,休假归来的助理听到了最坏的消息,“我不需要你了。”另一位员工则在网上抱怨,马斯克建立了“独裁专政”。

  去年,一位德国工程师提出想休假一个星期,回德国看望即将临盆的妻子。他已经有一年没回过德国,没见过家人,每天工作16个小时甚至更久,周末也经常加班。马斯克拒绝了他,并轻蔑地问道:“你是想拯救世界,还是握着你老婆的手?”一位员工想请婚假,他皱着眉头问对方,更改婚礼日期要多少钱。就连第一任妻子贾斯汀都在离开他时留下了这样一句话:“他任性,无情,这世界是埃隆的世界,其余人都是寄住在他的世界里。”

  过去围绕在马斯克身边的顶级经理人,如今大多已风流云散。过去两年来,50多位特斯拉副总裁或更高级别的管理人员相继离职。就在今年,特斯拉又失去了生产总裁、销售总裁、财务和高级内控师以及负责研发、生产和主管自动驾驶的重要任务。留下来的人则“精明地绕开困难的任务”,因为“大家怕他,有问题不敢说”。

  据美国“商业内参”网站报道,员工会根据第二任妻子莱利的头发颜色来判断马斯克的心情是阴是晴,而且总结出她的头发是浅金色时,马斯克最快乐。如果他心情不好,员工会避免提出新的想法或问问题,以免被骂。

  正如《华尔街日报》所说,马斯克是一位远见卓识的企业家,但他最大的敌人是太自负。

  马斯克为博红颜一笑而付出的巨大代价,让他被SEC起诉的案件仿佛蒙上了一层粉红色的浪漫色彩。

  但据《纽约时报》报道,SEC其实是根据交易法第10b-5条来起诉马斯克,认为他涉嫌在资金问题上撒谎,希望以此推升股价,打击空头。因他疑似操纵股价而蒙受损失的空头,也认为这就是马斯克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不可否认,这条推特及其引起的巨大反响,至少一度帮特斯拉熬过了最危险的时刻。

  过去一年来,虎视眈眈的做空者紧盯财务状况不佳的特斯拉,马斯克担心放任会让公司破产。今年5月初,他甚至表示要很快“烧光做空者”,6月又宣称卖空者“在空头头寸爆炸前还有三周时间”。不久前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这位面对重重争议屡次化险为夷的企业家声泪俱下地展示自己的无助和脆弱,认为过去一年是他职业生涯中“最艰难、最痛苦的一年”。

  今年6月28日,这位拥有巨大商业版图的CEO躲在特斯拉工厂里,以24小时连轴转工作的方式度过了47岁生日,“整日整夜,没有孩子,没有朋友,除了工作,一无所有”。

  为了拯救陷入危机的特斯拉,马斯克从今年4月开启了马不停蹄的“地狱生产”模式,经常连续三四天泡在车间里,一件衣服穿5天,晚上就蜷缩在工厂地面上,靠安眠药才能勉强入睡。他每周工作120个小时,因为睡眠不足而情绪暴躁、思维迟钝。

  这段日子太艰难了,给他内心“留下了永久的疤痕”。哪怕到6月实现了Model 3周产5000辆的里程碑,他还觉得自己“有一只脚仍陷地狱”。

  如今面对SEC的指控,甚至可能丢掉自己一手打造的公司CEO之位,马斯克表示十分委屈,深感“悲哀与失望”。这位CEO表示,他一直将“为了真相、透明度和投资者的最大利益”作为行事准则,“正直是我人生最珍视的价值,我会用事实证明我从未在这一品格上妥协”。

  但SEC在长达23页的起诉书中罗列事实,称马斯克自己也知道,他所谓的资金有保障只是一段三四十分钟的对话,而且除了股东投票外,私有化交易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他知道自己遗漏了关键事实。

  据美国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大多数遭到类似指控的被告都试图尽快结案,但马斯克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

  SEC原本也准备与马斯克和解,起草的和解协议都已经获得了批评,但马斯克在最后关头派律师打了一通电话,宣布放弃和解。《纽约时报》称,马斯克之所以在最后一刻决定“应战”,是因为他坚持认为自己没做错任何事。

  如今,即使他自己愿意妥协,诉讼也会拖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时间,急需资金来偿还债务、投资电动车业务的特斯拉,融资进程也将受到影响。

  不过,马斯克的路还没有被堵死。康奈尔大学法学院的教授查尔斯•怀特黑德告诉CNN,他仍然可以与SEC达成和解,继续在特斯拉工作,但得担任一个重要程度更低的职位。

  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斯拉多年来一直试图寻找一位合格的二号人物,或为他配备一名副手。“钢铁侠”发推特的频率越来越高之后,该公司加快了寻找接班人的步伐。

  特斯拉官方发布声明否认了这一消息。声明称,过去15年来,正是马斯克的带领,才让这家微不足道的初创公司,发展成为了拥有上万员工、制造10万辆车,并在全球范围内深受用户喜爱的企业。

  马斯克也明确表示暂时没有放弃CEO职位的打算,但如果确实找到一个人比自己做得更好,他愿意让贤。他说不是自己恋栈权位,而是找不到在专业或远见上足够出色的人来取代他,他担心自己离职会让特斯拉面临风险。

  但怀特黑德表示,除了马斯克在推特发的关于私有化的消息,SEC没有理由伤害特斯拉公司,“那岂不是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